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西安桑拿的诗人之泪

  闲暇时我读诗,读到一首凭吊屈原的诗,心中有着很深的感慨。

  那是戴叔伦所写的《三闾庙》。诗是这么写的:

  沅湘流不尽,屈子怨何深!

  日暮秋风起,萧萧楓树林。

  由于屈原曾经掌管昭、屈、景三姓王族,序其谱属,所以人称“三闾大夫”,为他所立的庙,就叫三闾庙。屈原的一生,信而见疑,忠而被镑。因谏楚怀王而不纳,悲愤之余,最后自投汨罗江而死。楚人悯其忠贞,怜其悃悃心志,为其立庙。

  沅湘的江水,滔滔不尽,一如屈子心中所怀的怨,是这般深广。当我来此凭吊,已是红日衔山,天将暮秋风乍起,枫叶萧萧,落红满径,真有不胜今昔的感慨啊丨

  名为吊屈原,实则也有自我的投射。怀才不遇,屈子之怨,又何尝不是-己之_|借了他人_杯,绕了自己胸中块垒。

  好诗在于引人共鸣。伤时感怀,人人难免。极精简的文字,却能蕴意深远,这也正是我喜欢古典诗的所在了

  从来我们读史,以古为鉴,可以知贿。然而,时代的悲剧不断地重演,忠臣被贬,流落蛮夷之地,不为君王所信赖,终至朝政日隳,国土沦亡,徒留千古的浩叹罢了。

  唉,人间兴废事,也不过如潮来潮往。江上烟波浩渺,几度夕阳红。

  今天,我们以端午节来纪念屈原,不只有龙舟竞赛,为屈原招魂,还要绑粽子,以喂食江鱼,告慰屈原的魂魄;甚至,还把那天定为“诗人节”,以志永远不忘。

  或许,屈原仍是幸运的,后人对他缅怀崇敬,千百年来犹有知音。


  屈原的事迹,被我们一再传诵。屈原之名,千古长存。历史毕竟还给了他公道,屈原若于地下有知,该也无所憾

  恨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