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思念的云梯

  我来自嘉南平原,平原的辽阔和丰饶,是记忆中永恒的风景。

  嘉南平原是有名的稻作区,我们常看到农夫忙碌的身

  影,或播种或插挟或锄草,或喷洒农药或收割或晒谷

  终岁辛劳,无有止时,果真是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古。记忆里,秋收时,金黄的稻德串串垂挂,那样的丰盛之美,尤其让人难忘。

  诗人顾况曾有《过山农家》的诗:

  板桥人渡泉声,茅檐日午鸡鸣。

  莫嗔焙茶烟暗,却喜晒谷天晴。

  踩在跨溪的木板桥上,看着桥下的溪水奔流欢唱,这时日已正午,有太阳高挂,安静的农家,由于我的到来,连鸡鸭都惊叫了起来。山野民风淳朴,请莫嫌焙茶的烟呛熏人,真高兴天气晴朗正好翻晒稻谷。

  这首诗写得很生动传神。相信,读过的人也会喜欢。

  嘉南平原也的确绿野平畴,禾苗的翻飞有如波涛的相连,煞是好看,仿若图画一般。乡村的景色怡人,读它千遍也不厌倦。

  前些时候,我们去宜兰玩,兰阳平原一样沃畴千里,有如见故人的惊喜。我们还看到农田里,竖起了成排的稻草人,每个人的胸前还有字,定睛一看,原来是幼儿园的招生广告,商人的脑筋动得可真快。

  头城有山水之胜,龟山、九股山、北关、金盈瀑布……景点颇多,淳朴小镇自有种种迷人之处。

  我突然想念起年少时,所见嘉南一带的晨曦和夕照了。那时候,每天骑着单车上下学,看多了晨昏的美,当时只觉得寻常,如今细细思量,自有一番深情。

  唉,我能不能乘着思念的云梯,重回往日,再过一天那白衣黑裙的生活,再看一眼仍在盛年的双亲,再唱一次属于青春的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