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西安夜网之暗夜里的泪

  谁在暗夜里流泪,你可知晓?

  我曾读耿纬的《秋日》诗:

  返照入闾巷,忧来谁共语?

  古道少人行,秋风动禾黍。

  秋曰傍晚的阳光,返照在阎门小巷里,我心中的忧戚,却向谁人去诉说?况且在这条荒僻的古道上,从来就很少有人往来,只见那阵阵的秋风吹动着田间的禾黍。

  秋日的凄冷,心中的落寞,无不跃然纸上。想人生旅程的荒芜,忧戚多而欢愉少,怎不让人感慨?还有那社会的边缘人,盼不到足够的温饱,又将如何生存下去?

  那天,有个婆婆带着他的孙子到课辅班来,那是专为照顾弱势家庭子女的,免学费,即使交不出餐费来,也没有关系,我们可以向外募款,代为支付。

  那孙子很活泼,作业本则几乎完全空白。婆婆是靠废品回收过活,早出晚归,赚的是辛苦钱,看来所受的教育不多,无法辅导孙子功课。隔代教养,并不容易,也会产生一些问题来。

  弱势家庭的背后,常各有故事。这孙子是婆婆的儿子在外和烟花女子所生。媳妇知道后,带着儿女负气出走。烟花女子后来也拋下了幼儿,不告而别。婆婆只好接手照顾他,后来连自己的儿子也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祖孙两人相依为命。

  唉,日子难过也得过。

  在课辅班里,至少功课有人督导,课余还可以看书或运动或玩游戏。这小男生慢慢地也上了轨道,会主动写作业,偶尔也帮帮老师的忙。

  有一天,婆婆跟我说:“如果有人想要我这个孙子,我愿意送给他。”

  虽说,骨肉亲情割舍不易,然而,当衣食都不能周全时,也只好麵送人的下策了。或许,到了别人的家,经济状况好-些,可以多读-点书,将来也比较有出路。婆婆跟我财话时,(、中想必也十分无奈。啊,穷人家讨营生困难,若非不得已,哪里愿意这么做呢?

  我们的社会生病了,高官是否看得到老百姓的苦处?

  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,为什么人间的悲剧总是—再地在我们的眼前上演?

  当暗夜里的泪悄悄落下时,伤痛的,何止是一人一家?

  但愿,举世多的是善心人士,大家共同来照顾需要照顾的人们;也希望社会福利制度越来越健全,让弱势的家庭能不再暗夜流泪而得温饱,也能感受到世间的处处温暖。